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成都  >  基层治理
温江区公平街道:基层一线老蒲的“28”小时防疫日记
2020-02-27 16:58 来源:四川新闻网

四川新闻网成都2月27日讯  蒲力剑,温江区公平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一名普通的放射科医师,2008年,他主动加入汶川抗震救灾工作。2019年8月,对口支援色达洛若卫生院。2020年1月,面对来势汹汹的新冠肺炎疫情,他再一次冲在了疫情防控的第一线,让我们来分享一下他记录下的平凡而伟大的一天。

7:45,到达科室,一天的工作就要开始啦,今天是持续奋战的第30天,身体有些疲惫,但是疫情当前,好像容不得我们疲倦,想到这些,我打起十二分精神,投入了一天的工作。

8:00,我拿出档案,对居家观察人员进行健康随访,体温和呼吸道症状监测、健康居家方式指导,完善观察日志,落实“一人一档”专项资料归档工作。

10:30,我开始对我所负责村社区的重点人群进行准流调工作,将筛查出来的重点人群及时上报给疾控中心,以便及时阻止疫情的扩散。今天运气不太好,遇到一个不配合的群众,被他足足埋怨了十分钟,我不想计较,心里只抱着一个信念:只要能有效的防控疫情蔓延,受点气算什么。

11:45,“蒲老师,准备转运,具体地址我私信你了...”,接到转运通知,我立即穿上全套装备,匆匆驾驶救护车前往转运病人。这趟还比较顺利,这位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很配合,到达医学留观点时还给我点头微笑,似乎说了声“谢谢你们”。本来低气压的环境瞬间变得有一丝欣慰,我也情不自禁的冲他笑笑,我相信,纵然隔着护目镜,隔着口罩,他也一定能看到,这是我们之间无声的力量!

13:50,回到单位,脱防护用品,洗手、消毒,吃了食堂黄嬢专门给我留的盒饭。恩,黄嬢的手艺一如既往的好。

14:05,“蒲老师,检验科病员增加了,求增援!”看见检验科的人员忙中有序的抽血、填单,做检验,辅助医师诊断疾病,消灭病毒,还大家清新空气,我想这就是我们工作的意义....

15:30,“蒲老师,住院病人打B超,做心电图”,我回到自己的科室,为住院部病人做检查,“医生,疫情这么严重,你们总是离得最近的人,不怕被感染吗?”“怕,但是我们必须得上!因为我们穿着白衣,此刻它就是战袍!”

16:10,“蒲力剑,门口开健康证明的复工人员太多了,你去维持一下秩序,疏散人群,间隔一米以上有序排队,同时协助体检科开具健康证明”,“好嘞!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我老蒲。” “交通指挥员”蒲老师上线:“大家不要拥挤,间隔一米排队哈,网上申请不会的,我一个一个教,不着急啊,我们不休息,来了都能办的哈......”

17:40,“蒲老师,发热病人需要照胸片,请立即对体检科进行清场”,挂断电话,我将体检科的复工人员进行清场。再次换上沉重的装备走进放射室......

18:10,送走病人,我对放射室及病人走过的路径进行消杀,然后终于可以脱下防护用品,洗手、消毒、吃饭。

18:40,继续协助体检科的小伙伴们整理复工人员资料,做数据统计、归档等工作。看见那么多要去五湖四海复工的人员,一瞬间划过内心的想法“我生在温江、学在温江、工作在温江”,有些小小的庆幸和幸福感。

19:30,“蒲力剑,紧急任务,立即转运发热病人,务必做好防护措施!”接到徐璇副主任的紧急电话,我第三次穿上防护装备,开着救护车出发前往转运目的地。

00:20,“领导,我忘记穿尿不湿了。。。”

“专家组还在紧急会诊,考验你膀胱的时刻到了。还能坚持吗?”

“还能坚持!”想到医院防护物资紧缺,我想我一定可以挑战身体的极限。

00:50,完成转运任务,回到单位。已是近凌晨一点,医院依然一片灯火通明,发热门诊敬伦全医师在整理病历、完善会诊记录;预检分诊谢小丽护士在统计预检人数,分析人员发热人员占比,药房身怀六甲的王佳在储备中药饮片,调配明天发放“大锅汤”的中药...深夜的大家表情淡定、有条不紊,我想这就是平凡岗位的英雄梦想吧。

01:03,我抓紧对发热通道、救护车等进行消杀。消杀完后脱下防护服,快要撑破的膀胱催促着我,如释重负后,我得再看看救护车上的备用防护物资,车况、汽油等等,不能让明天转运的同志关键时候掉链子。

02:50,拖着疲惫的身体在科室简易铺垫的床上秒睡,睡前悄悄许下愿望:希望今夜平安,日日平安。

07:00,起床,外面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了我。拉开窗帘,今天是阳光明媚的一天...疫情应该很快就能结束了吧。

07:55,整理新增居家留观人员档案...

10:10,参加院内院感培训视频会议...

11:20,协助开展复工人员健康证明开具工作...

12:30,交接好工作,我终于可以回家咯。

这是基层一线老蒲的“28”小时防疫日记,相信也是所有基层医疗机构防疫工作中的缩影。疫情来袭,基层卫生机构就是发现疫情的哨点,基层医护人员就是哨兵。大家在人员少,物资紧,任务重的情况下,默默筑建起疫情防控的第一道防线。(陈凡坪)

[编辑:张高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