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成都  >  文旅节会
成都大运会口号、会徽、吉祥物收获28万余次总点赞
2019-07-12 09:57 来源:成都商报

今年3月,中国成都正式赢得2021年第31届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的举办权,届时将迎来世界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万余名体育界人士和国际体育组织官员等,共同见证这一全球瞩目的体育盛典。为了尽快让世界各国人民理解成都城市文化、最快了解城市特征,为办好大运会,为大运活动增光添彩,获得举办权的次月,成都即面向全球征集第31届大运会的口号、会徽、吉祥物设计方案。

超过7000条口号、近两千幅会徽作品、近千幅吉祥物的投稿显示了世界对此次运动会的热情。经过征集、初评和终评等环节,最终有12条口号、2幅会徽和2幅吉祥物入围。7月9日至11日,筹委会还专门面向全社会发起点赞、命名活动,三天里吸引近50万人次参与,总点赞数达到28万余次,其中点赞数最高的口号为“成就每一个梦想”,票数为23787,会徽为“飞翔的太阳神鸟”,票数为42389,吉祥物为“蓉宝”,票数为28261。

构建视觉符号系统 为城市形象加分

为什么要这么重视口号、会徽和吉祥物?要回答这一问题,或许可以从此前相似的活动中寻找答案。一个颇有代表性的案例,是1972年德国慕尼黑举办的奥运会。

评审老师何见平的观点是,从历史纵向看,对当时的德国而言,借助奥运会这个绝佳的机会扭转了国家形象。德国首先采用了南部慕尼黑特别著名的花环形象来构成奥运五环,同时通过黄金分割的螺旋形成花环形象的会徽,“颇受奥委会的喜欢”。而在吉祥物的选择上,德国则采用了一条狗形象,这被视作“非常讨巧”的设计。何见平称,由于欧洲人喜欢小动物,当他们发现奥运会的吉祥物正是自己家养宠物的时候,巧妙提高了群众对奥运会的接受度。

或许,德国的成功正与这些“不算起眼”、“容易被忽略”的元素有关。而这些元素在运动会上却随处可见,展示着城市形象,增强城市吸引力。

成都显然已经意识到了这一要素。2021年成都大运会筹备工作委员会相关工作人员回应称,成都此次面向全球征集口号、会徽和吉祥物,在先期就起到扩大影响力的作用。之所以如此重视评选,是因为包括会徽、吉祥物在内的形象景观,不仅是成都大运会的核心视觉符号,也是备受关注的文化符号。

“它可以被视作构筑整体视觉系统的基石,奠定了大运会视觉风格的基调,反映着第31届成都大运会的愿景和使命。”该工作人员说道。正因如此,这也被视作向世界展示中国,展示成都的文化传统、城市形象和人文精神最重要的载体之一,未来三年将在成都城市形象塑造中扮演重要的角色。

什么样的口号、会徽和吉祥物会得到青睐

参加此次评选的中国美术家协会平面艺术委员会委员、四川平面设计家协会会长陈小林认为,至少进入终评的作品,均具备一个核心的要素:契合成都大运会所想传达的大运会运动精神;绿色、智慧、活力、共享的办赛宗旨;以及四川成都的地域特色,还可以体现国际大学生夏季运动会的青春与活力。

例如,候选口号“成就每一个梦想”就因简洁明了颇受欢迎,体现了大运会让每个人都参与进来,成就每一个人梦想的期许。其推荐理由提到,该口号“彰显成都海纳百川、乐观包容的城市气质,凝聚人心,助力优质资源在成都集聚。”创作者表示,灵感正来源于成都这两个字:“成都,都成,成都的成,就是成就意思”。

候选口号“为梦想为未来”也颇受欢迎。其推荐理由还特别提到,该口号“以表达大运会‘将未来汇聚在成都’的潜在理念,体现出对城市未来发展的期许。”其创作者表示,大运会是梦想的汇集,是年轻人的聚会,口号正是要体现出年轻人、运动员勇往直前的朝气、为理想拼搏的不懈的激情。

此次入选的会徽和吉祥物,则包含了更多且直接的成都元素。候选会徽“飞翔的太阳神鸟”的设计师就透露,该作品将大运会的“U”形符号转变为一只盘旋天际的神鸟凤凰,将国际大体联的永久标志与成都元素完美结合,体现了中华文化和天府文化的包容性。而候选吉祥物“嘟嘟”的形象,由成都两个重要元素——熊猫与变脸巧妙融合,活力四射的运动姿态,积极昂扬的情绪正好可以体现成都优雅时尚、乐观包容的天府文化城市精神,作为画龙点睛一笔的变脸,则可以寓意为成都乃至中国将通过大运会,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全世界面前。

但这仅仅是开始。陈小林透露,由于选出来的作品,未必符合严格意义上的使用标准,因此“之后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包括如何在成都的环境里去使用和延展,不仅要和成都的城市文化相匹配,也要和成都的建筑、道路、场馆等做整体宏观的规划,才可以开始后期的延展。

吉祥物不应该是单一的,包括吉祥物衍生物的设计,以及会徽坐标化、标准化的形成,陈小林说:“这些都是能够被广泛推广的必要条件,最终要让口号、会徽和吉祥物实现的功能,是从各国嘉宾踏入成都开始,就能感受到成都的城市活力与大运精神。”

(成都2021年大运会筹委办)

 原标题:大运会口号、会徽、吉祥物收获28万余次总点赞

[编辑:邹睿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