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平原何以成天府?都江堰一水润泽万顷田

2018年09月14日 10:05:27 来源:人民日报
编辑:徐佳

洪水咆哮,浊浪拍岸,力若千钧。都江堰兀自伫立,任江水滔滔。

今年汛期,都江堰水利工程再迎大汛。不过,比这更凶险的阵仗它都屡屡历经,虽数次严重受损,但功用长存。涝时抵御洪水,旱时润泽沃野,灾害频仍的成都平原得以享誉“天府之国”。

与其同龄或更年轻的诸多水利工程,或湮没于历史长河,或仅存零星残垣。都江堰水利工程,为何能成为“神奇”的存在?

“无论是选址、修建还是维护,处处彰显科学。”王国平虽不专水利,但这并不妨碍他对都江堰水利工程进行研究与解读。身为四川省都江堰市文联副主席,他走南闯北,也曾远涉重洋,搜罗了不少珍贵史料。一张张图片,一段段文字,经他编纂,串连起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前世今生。

都江堰水利工程的科学性早有共识。“深淘滩,低作堰”“分四六,平潦旱”“乘势利导,因时制宜”……这些历代传承的治水理念,是前人不懈求索而得,即便置于今天也极具价值。

8月14日,在加拿大萨斯卡通市召开的国际灌排委员会第六十九届国际执行理事会全体会议上,首次申报的都江堰,与灵渠、姜席堰、长渠一道,成功入选第五批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至此,我国共有17处名列其中。

出于敬畏、感恩,人们对都江堰水利工程倍加呵护,岁修制度延续千年。今年中央一号文件也要求保护好灌溉工程遗产。

最好的保护,还是科学利用。随着现代科技手段的运用,都江堰水利工程的防灾能力更强、灌溉面积更大、生命力更盛。

历经2000多年岁月砥砺,都江堰水利工程仍然青春焕发。

 

水旱从人

四川人爱用“安逸”形容成都平原的舒适日子,都江堰水利工程功不可没。出于感恩、眷恋,王婷放弃了大都市的繁华,回到家乡当了导游,为游客讲述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奥秘”

在上海读书、就业,突然有一天,就放下了一切,回到家乡都江堰市。

位于成都平原西北边缘的都江堰只是座小城,古老而朴素,与国际化大都市上海的繁华、时尚有着天壤之别。

王婷的人生,如同转了一个急弯。朋友们都说看不懂,她自己却觉得顺理成章。

“高中班里67个同学,包括我在内,出川读书的只有3个。”儿时在水边嬉戏,放学后凭栏听涛,王婷打心底里爱这方水土。正是这份情愫,让她义无反顾地回来。也因为这份爱,她去考了导游证,12年来就这么“赖”在都江堰景区,日复一日地向南来北往的游客介绍都江堰水利工程。

王婷笑言,老话说“少不入蜀,老不出川”,现在是年少时也不愿出川。“这个地方,真的是来了不想走,走了还想回来。”

不过,如果没有都江堰水利工程,王婷怕是不会这么想。

发源于岷山南麓的岷江,一路奔流,至位于都江堰市区的玉垒山口出山,向东南便是成都平原。都江堰市距成都市区仅50公里,海拔落差却达273米。汛期江水顺势而下,水流湍急,易成灾害。都江堰水利工程修建之前,成都平原逢涝一片汪洋,逢旱则赤地千里。生存在这片土地上的先民,饱受涝旱双重之苦。

公元前256年,历史由此改变。秦国蜀郡郡守李冰花费数年,在前人治水基础上凿开玉垒山,设宝瓶口引水,灌溉广袤的成都平原。

王国平说,都江堰水利工程是名副其实的民生工程,既能泄洪,又能灌溉,成都平原自此“水旱从人,不知饥馑,时无荒年,天下谓之天府也”。

进入都江堰景区,环顾四周,既不见大坝,也不见宽阔的水面。与印象中许多知名的水利工程相比,眼前的都江堰太过低调、朴实,不像传说中那般声名显赫。跟着王婷转一圈下来,唯有宝瓶口湍急的水流,让人稍有激昂之感。

“正是这种低调、朴实,更凸显都江堰水利工程的伟大。”站在简易的沙盘旁,王婷娓娓道来。“鱼嘴分水,飞沙堰泄洪,宝瓶口引水,都江堰水利工程的三大渠首工程首尾呼应、互相配合,保证了防洪、灌溉、水运和社会综合效益的充分发挥。”

鱼嘴即形似鱼嘴的分水堤,将岷江在出山口分为内外两江,根据四六分水原则,平时六成江水流入内江灌溉成都平原,洪水来时则利用弯道动力学原理将六成以上的江水泄入外江。飞沙堰长300米、高2米,平时导岷江水入宝瓶口,洪水来时则在泄洪的同时将进入内江的大部分沙石排入外江。宝瓶口位于玉垒山末端,劈凿自然山体而成,以恒定宽度牢牢控制入水量,既保证成都平原用水,又避免江水过量涌入。

“乘势利导,因时制宜”的治水理念,得到最大程度的落实。也正因如此,都江堰水利工程虽经近2300年风雨,但渠首工程仅有小调整,从未被颠覆。

离都江堰景区不远,便是四川省都江堰管理局。都江堰水利工程的规划、建设、管理和供水、灌溉,都由这一机构负责。借入选世界灌溉工程遗产的契机,新的都江堰水利工程展示方案,正在紧锣密鼓的筹划中。

“通过声光电等现代科技手段,让2000多年的历史活起来,更直观、更鲜活地呈现都江堰水利工程的原理与功用。”都江堰管理局办公室副主任吴修杰说。

 [1]  [2]  [3下一页 尾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