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成都  >  生活娱乐
天府成都有多少“地下秘密”?
2018-08-01 09:58 来源:华西都市报

老官山汉墓出土的织机模型。金沙遗址博物馆供图

2001年,伴随着金沙遗址的惊世出土,成都考古步入了黄金时代。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老官山汉墓等被列入“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越来越多的考古成果刷新了人们对成都历史的认知。

正在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展出的《考古成都——新世纪成都地区考古成果展》,是这个夏天最为重磅的展览之一,首次集中展示了成都商业街船棺葬、老官山汉墓、江南馆街唐宋街坊遗址等21世纪以来成都地区重要考古遗址出土的300多件/套文物。

7月31日,从事20多年“成都地下秘密”探究的成都文物考古研究院发掘三部负责人谢涛,在接受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采访时,饶有兴致地聊起了成都考古界的未解之谜。

老官山汉墓被盗之谜

成都老官山汉墓出土织机模型,为“成都造”高级丝绸提供了最有力的证明,填补了中国乃至世界丝绸纺织技术的空白,同时出土的经络漆人、简牍更是中华医学史上的重要发现。就是这样一个保存完整、规模庞大、随葬品繁多的汉代墓群,墓主人的身份地位应该非常显赫,尽管如此,也难逃下葬没多久就被盗墓的命运。谁是盗墓人?

老官山汉墓中,出土了4座织机模型的2号墓穴,只有一个盗洞,考古人分析,最早的盗墓时间,发生在墓主下葬之后不久,有3个非常充足的证据。首先,椁石正中打了一个孔,而椁石位于地下7米,说明盗墓人对墓葬的位置非常清楚。其次,盗墓贼盗取了墓穴南边的随葬品,而对北边近在咫尺、几乎不费吹灰之力的随葬品并不感兴趣。北边放置着陶器、织机,在当时的人看来并不值钱,可见盗墓人对墓穴随葬品的摆放也了如指掌。

此外,2号墓穴只有一口单棺,里面埋葬了一个女性,墓主人的骨架并不在棺内,而是被拽出放在椁石中间,说明随身佩饰遭到洗劫。然而奇怪的是,考古人在棺材内并没有发现一块人骨,整副骨架完整地保留在椁石之中,包括最小的手指、脚趾都未散落,这说明墓主人的筋肉还未腐烂就遭到盗墓人的洗劫。

2号墓穴出土的织机模型,能够复原“五星出东方利中国”这样花样繁多的图案,以及数量可观的漆器,可见墓主人非富即贵。一个地位如此显赫的人,没有后人守墓吗?为何“入土不安”,刚下葬没多久就遭遇盗贼,不得不令人怀疑,盗墓者很有可能就是参与了埋葬的人。

蚕丛鱼凫埋在哪儿?

秦灭巴蜀之前,古蜀国肯定有个政权存在于世,成都商业街出土的船棺合葬墓、新都马家乡木椁墓,基本上就能确定那就是古蜀国的蜀王墓。在此之前,文献上记载了那么多的蜀王,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开明等蜀王,他们都埋葬在哪里?成都考古人一直在寻找。

成书于晋代、记载我国西南地区历史的《华阳国志》中说:“有蜀侯蚕丛,其目纵,始称王。次王曰柏灌。次王曰鱼凫。”比如李白在《蜀道难》中写道“蚕丛及鱼凫,开国何茫然”。那么,古蜀王国是真实存在的吗?有关古蜀初期蚕丛和鱼凫两代的记载,只有史料中的寥寥数十字而已,他们是想象出来的还是确有其人呢?

如果古蜀国存在多年,这一个政权必然有许多皇亲国戚、大臣官吏,这些人都埋在哪里?就像船棺一样,墓葬就在那里,不远不近,等待考古人发掘。文献上记载了那么多古蜀王,《华阳国志》里带有神话色彩的杜宇等古蜀王,到底有没有,是不是,在不在?

古蜀国的政权到底是一个什么状态?到底有没有城,城又在哪里?连宝墩遗址都有城的存在,谢涛推测,古蜀国应该也有城,不管是防洪还是军事用途,都应该在考古中有所发现,可惜不管是城还是古蜀王都没有找到。

唐代墓葬去哪儿了?

《资治通鉴》中形容扬州和成都的富庶时说“扬一益二”,说明唐代的成都是全国商业最发达的城市之一。然而在成都考古发掘工作中,汉墓、五代墓、宋墓、明墓接踵而至,唐代墓葬去哪儿了?

虽然唐代是中国封建社会的鼎盛时期,但令考古人员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唐代墓葬在成都乃至四川都非常少见,学术界一直苦于没有足够的实物资料。在成都地区,能够准确定性的唐代墓葬还不到30座。唐代的成都平原是中国的经济中心之一,生活在这里的成都人,死后都埋葬在哪里呢?虽然唐代时期,佛教的传入为华夏民族带来了一种新的丧葬习俗——火葬,唐代的火葬非常盛行,但这么大一座成都,商业非常繁华,不可能只有这么数十个人选择土葬。

与成都邻近的西安、洛阳,都有大量唐墓出土,高官、平民墓穴应有尽有,成都地区商业发达,人口应该非常繁多,不可能没有墓葬。谢涛推测,应该有一个区域埋葬着唐代的成都人,只是现有的考古工作还没有揭开那片神秘面纱。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曾洁 实习生 曾贝佳 宋浩征

原标题:天府成都有多少“地下秘密”?

 

[编辑:张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