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成都  >  生活娱乐
8国语言轮番弹唱 这个成都妹儿不简单
2018-07-02 09:16 来源:华西都市报

5月1日开始,成都市首批“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在IFS广场、宽窄巷子、东郊记忆、西村、来福士广场、铁像寺水街等30多个街头表演点位正式亮相。人们好奇地围观倾听,有人大声跟唱有人翩翩起舞,更多的人为音乐沉醉,并争相向摊开的琴盒进行打赏。来自各地的艺人们,就这样在成都的街头开启了一个个小型“音乐会”。

街头艺人是世界很多城市的常态文化风景。在巴黎、纽约、马德里,时常可见街头艺人,他们有的与各国游客互动频频,有的与本地行人互不相扰。一座真正有文化底蕴和基因的城市,举手投足间都会散发出独特的个性气质,成都作为新一线城市的标杆,同时也在打造音乐之都的城市标签。在此背景下,由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成都市音乐产业推进办公室主办,成都市文化馆、成都市文化志愿者协会承办的“成都街头艺术表演”项目,旨在对成都街头艺术表演进行规范化、专业化管理,还创造性推出全国首个街头艺人综合管理线上平台,进行街头表演综合评价,街头表演在线直播等。

“我是一朵亚洲的兰花,开在西班牙。这个地方叫Donostia,住着一群巴斯人呀......”美丽的成都女孩在异国他乡教中文,将要与学生挥手作别之际,抱着吉他静静弹唱一首自己创作的歌。歌词简单,谱曲也并不专业,却像兰花一样洒下芬芳,氤氲学生心间。

这位爱唱歌爱创作的女孩名叫杜亚兰,现在是成都第二批“持证上岗”的街头艺人一员。见面时,让人印象最深刻的是她一头乌黑柔软的头发,微卷着披散在肩上,有点文艺作家三毛的味道。她喜欢穿剪裁利落,颜色素净的衣裳,佩戴形式夸张的大耳环,笑起来眉眼弯弯。

一把吉他,一支话筒,她在成都街头用中英西法等八国语言轮番弹唱,路人纷纷侧目驻足,惊叹不已。“报名参加街头艺人选拔的原因很简单,我只是想要做别人下班时候的风景”。她用惯有的云淡风轻的语气说。

“我觉得艺术、音乐是共通的,成都本来就是一个很国际化的城市。我在想,如果有一些外国友人刚好路过听到我唱歌的话,他会不会觉得,这个我竟然听得懂,就会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曾在西班牙街头惊艳亮相唱起京剧

杜亚兰是土生土长的成都妹子,大学学习的是西班牙语专业。三年前,她从学校毕业之后,申请到一个出国交流的合作项目,去西班牙教中文教了一年。“在西班牙的生活挺轻松的,每天晚上会教2-3个小时的课。”所以,白天的时候,杜亚兰基本上都在弹吉他,或者在海滩上吹风,吹陶笛,弹尤克里里。

西班牙被誉为“吉他之乡”,杜亚兰对此深以为然,“在西班牙无论走在哪里,都能碰到会弹吉他的朋友,没几天一个同事就把她的一把西班牙吉他送给我了。”

西班牙有很多街头艺人,杜亚兰经常到街上去听他们的演唱,也是在那时,心里种下了一颗想在街头唱歌的种子。“他们一般会在城市的教堂边、中心广场或者海滩边上唱歌跳舞或者拉小提琴。西班牙人热情奔放,所以他们在表演的时候,状态非常享受,有一种在街头演唱的自由感。”

2016年5月20日,杜亚兰所工作的西班牙小城举办了一个街头文化节,她觉得自己有义务有责任去宣传中国文化,就积极提交了报名申请。当地搭建起了多个舞台,每个舞台都有不同的show。她穿着精心挑选的白底蓝花休闲旗袍款款登场,唱起了京剧《苏三起解》和《穆桂英挂帅》。“苏三离了洪洞县,将身来在大街前,未曾开言我心好惨,过往的君子听我言…”虽然并不专业,但是唱腔有板有眼,声音韵味醇厚。

她还曾在中国新年时,在与外国人的联欢会上唱过《青花瓷》。“当时,我穿的也是中国传统服饰,一条很仙的汉服长裙。能够用唱歌的方式让外国人增进对中国的了解,我非常开心!”

自己原创歌曲还会八国语言轮番唱

杜亚兰擅长多国语言,每种语言掌握的程度不一。她会说中文、英语、西班牙语和法语,除了上述的四种语言,她还会用意大利语,葡萄牙语,德语,俄语唱歌。“感觉学语言就像是一个滚雪球的过程,听到一首好听的歌,我就会想知道是什么意思,就会去学它的语言。或者突然想知道喜欢的歌另外一个版本是怎么唱的,就会马上去查,渐渐地积累得越来越多。”

朋友有时会打趣地问她,“你到底要学多少种才罢休啊?”杜亚兰咧嘴一笑,“我也不知道,先学着吧。”音乐无国界,而杜亚兰的好奇心在于,她想弄明白歌词所表达的意思。“我想知道其他国家的人是怎么写歌的,因为每种语言的特点不同,从中可以体会不同语言表达的不同感情。比如说,如果我用母语中文写歌,就会写得比较委婉,如果用英文和西班牙语写的话,可能就比较直接。”

除了用多国语言演唱,“半路出家”业余做音乐的她还开始尝试自己创作,用吉他弹唱歌曲。吉他是三年前学的,中间还有1年多的时间没有老师教,全凭自己琢磨。她伸出手,十指修长,触摸时有厚厚的茧子。

她的第一首歌创作于两年前。“在西班牙,我有一个经常在一块弹吉他的朋友,第一首歌就是跟他一起创作的,他写曲我作词。”那时候,杜亚兰学吉他只有几个月,在学习的过程中,她渐渐萌生出写歌的想法,却不知该如何入门。“那位朋友跟我说,我们现在就写。他拿出吉他开始弹,我很快就将歌词写出来了。”

那首歌的歌名叫《我们》,虽然非常稚嫩,但是这段珍贵友谊最恰如其分的注脚。“我想在下次回西班牙的时候跟他一块录个视频,这也算是我的一个念想吧。”杜亚兰说。

表达欲强烈的杜亚兰,在写出了第一首歌之后,其他的歌接踵而至。日积月累,她的原创作品现在多达20余首。“这些歌的主题偏感情类的多一点,有很多写给朋友、学生的歌。很多歌写出来其实是很私密的,纪念意义很强。”

离开西班牙之前,杜亚兰给学生上的最后一堂课上,抱着吉他唱了最后一首歌。“那首歌就叫《写给我的学生》。我把拼音、西班牙语、中文全写在了黑板上,一字一句给他们解释歌词的意思。杜亚兰在给第一个班级演唱的时候,满眼是泪。“后面唱的感觉是既甜蜜,又难过。”

还有一次,杜亚兰的朋友要去德国留学,走之前,她前去送别,一起聚餐吃饭。“我们几个人吃饭回去之后,看到满树都是花,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花,刹那间激发了创作灵感,就写了《千树万 树 梨 花开》。”杜亚兰写歌之前喜欢喝到微醺,“酒是创作很好的催化剂,但是我 不 会 贪杯。”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荷

现场速写

走上成都街头像

夜莺一样享受歌唱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这句话用来形容杜亚兰的性格最为妥帖。

“我是天秤座,既外向又内向,而且两方面的性格都挺极端的。一般在写东西的时候,我会沉浸在每个音符里面。经常把自己关在一个地方,不会让外界的东西影响到我。而在演唱的时候,却希望被更多的人关注。”

作为成都“土著”,杜亚兰对自己生活了二十多年的这座城市很有感情。“我觉得成都与西班牙有一个很相似的地方,就是很注重休闲,很注重生活。在成都每天会过得很有意思,没有那么大的压力和压迫感,优哉游哉。”

2016年下半年回国后,在成都街头表演一直是杜亚兰的梦想,可是却苦于没有合适的机会,又怕被城管驱赶,所以计划一直搁浅。“后来,一个学音乐的朋友告诉我有街头艺人的招募,我立即报了名。”

拿到证后,杜亚兰抓紧时间在家里练习,为了不打扰到邻居,她把乐器搬到了小区楼顶,在那里开辟了属于自己的一方“小舞台”,每天像夜莺一样,在晚风里随性地唱着歌。

6月10日,是杜亚兰拿到“表演证”后第一次正式上街演出的日子。她坦言,自己的表演经历其实少得可怜,正式的表演可能只有2-3次,所以有些紧张。

夕阳西下,城市也卸下白天的疲惫,展露出夜的活力。杜亚兰站在街头一角,用中英西法四种语言唱起了歌。陈粒的《走马》《性空山》,西班牙语版的《我的心里只有你没有他》,葡萄牙语的《没有你我怎么办》,法语歌《encore une fois》......一首接着一首。首唱演出效果不赖,很多父母带着小孩子过来听。“朋友们也都说现场唱得不错,给了我莫大的鼓励。”

在她看来,艺术、音乐是共通的。“成都本来就是一个很国际化的城市。我在想,如果有一些外国友人刚好路过听到我唱歌的话,他会不会觉得,这个我竟然听得懂,就会有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对于音乐,杜亚兰也有自己的见解,“唱歌最重要的并不是嗓音好不好听,而在于歌者有没有投入感情。嗓音条件是一部分,但感情是音乐的灵魂,要不只是觉得好听就完了,不会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要走心。”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 陈荷

原标题:8国语言轮番弹唱 这个成都女孩不简单

 

[编辑:张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