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成都  >  生活娱乐
踏遍青山 徒步爱好者的“自虐之路”
2018-03-20 09:41 来源:华西都市报

很多九零后也加入了徒步大军

高山大岭,野林草丛,河湾幽湖……无论是烈日炎炎的酷暑,还是白雪皑皑的严冬,徒友们看似漫无目的行走,还经常身体受虐。那么,户外徒步到底有什么魅力?徒友在路上会有哪些收获?成都为何被外地朋友视为徒步 活 动“走”在全国前列的城市?

1 “受虐”也要走下去

很多时候,野外徒步并不是让身体享受,反倒是一件找虐的事儿:酷暑七八月,稍微一动就大汗淋漓的季节,一群人背着沉重的旅行包,就在烈日下走啊走啊,很快,身上的衬衫被湿透得可以拧出水来。而数九寒冬,这群人又冒着朔风,在白雪皑皑的山林里走着。寂静的山峦,除了冰爪踩地发出的咔嚓咔嚓声音,就只有徒步者口里呼哧出的喘气声。夏天,滂沱大雨经常一下就是整天,途中摔个跟头,被荆棘划伤,在稀泥中寸步难行,都是家常便饭……

有一次在德阳白马关附近的山林里,全队80多人冒着大雨钻进密林,很快被根本就没有路的茅草和藤蔓困住了,半小时动不了步。好不容易小心钻出来,马上又遇到树丛、荆棘、葛藤、藜刺、茅草、菖蒲、芦苇、青苔……勾连“设局”,每个人苦不堪言。当时,有个菜鸟女徒友是第一次参加徒步活动,她没带登山杖、没穿长裤、没套长袖、没戴手套,身上很快就被弄得血痕斑斑,惨不忍睹。

尽管如此,喜欢徒步的人还是趋之若鹜。

除了热爱,参加活动的人都有一些默契。比如行走中很少交谈,互相之间不问何方神圣,无论你是什么身份,一旦换上了户外装备,大自然就是共同的家。沿途,每个人都默默地行走,走错了再返回。为了保持队伍完整,林子里偶尔冒出“一、二、三……”的报数声,如果老久听不到后面有人应和,前面的向导就会放慢脚步,伸长脖子往后望,直到树丛里冒出微弱报数声,大伙又接着走。

“狮子”和“龙哥”说,他们都有多次返回途中又重新上山捞人的经历。他们有自己的应急预案。

2 爱情的“野蛮生长”

2017年3月,“超哥”和“荷花”牵手去街道办扯了结婚证,他们的爱情结缘于大山大水。

“超哥”和“荷花”是怎么走到一起的?徒友们的说法有几个版本。最靠谱的故事是:去年5月,他俩在西岭雪山徒步,两人本来素不相识,路上,“荷花”的手不小心被路边的藿麻粘上了——对徒友来说,藿麻是种极其讨厌的植物,藿麻也叫荨麻、蜇人草、咬人草、蝎子草,茎叶蜇毛有毒,人碰上后如蜂蛰般疼痛难忍。当时,走在一旁的“超哥”看到这漂亮女孩痛苦不堪的样子,逮到个英雄救美的机会,“超哥”拿出矿泉水小心翼翼地帮她擦洗,女孩子对这个戴眼镜的小伙有了好感。路上,“超哥”成了“荷花”的御用摄影师。结局,你懂的,牵手去民政局。

对39岁的“叮叮车”来说,她参加户外徒步主要是寻求感情疗伤。两年前“叮叮车”离婚了,心情压抑,失眠。三年前,一个朋友拉她去参加徒步。走在陌生山林里,清新的草木、明净的湖水,散发香甜的果树园、徒友的互助,还有散落在深山农家的犁头、风车、石磨、油灯、马掌、匾额……都让“叮叮车”豁然开朗。她还惊异地发现,几趟走下来,自己的身体和心情越来越好了,还顺便学到不少户外安全知识。

3 乡村借力展示“风景”

成都的徒步运动,如眼下的气温越来越高。这当然是一种纯民间、自发参加的户外健身活动。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从目前最活跃的“人文”“龙之队”“丁之队”“记忆”“乐途”“欢乐”等主力徒步团队了解到,目前,成都主城区的固定徒友至少有3万余人。其中规模最大的“人文徒步”近4年来就有15万人次参加,这还不包括郊县的徒步人群。

如此庞大的户外健身活动,除了让参加者达到锻炼身体、增加见识、热爱大自然、提高环保理念的目的,也给各地的乡村场镇带去了“别样风景”。

由于参加户外徒步的人越来越多,如今很多古镇、景区都在主动邀请徒友们光临,即使要收门票,也承诺可以打狠折。企求华丽转身的山乡场镇,也希望借徒友们通过QQ、微信、博客和航拍、游记、摄影等,推广他们的“好去处”。

2015年春一个周末,“人文徒步”计划去资中县罗泉镇徒步。出发的头天晚上,资中一带大雨滂沱下个不停,到处泥泞难行。副镇长焦虑地给徒步一领队打电话:“兄弟呀,明天你们要是不来,全镇父老乡亲都会扛着豆腐包子戳在我家,我下辈子都吃不完的呀!”领队笑着表示:“只要雨不要太大,你放心!豆腐包子卖得脱!”第二天雨过天晴,15辆大巴车载着900名户外爱好者,浩浩荡荡经成渝高速公路开到罗泉。当徒友天女散花般出现在镇上,当地人一下看傻了眼,平时冷清的镇子顿时比过年还热闹,那一天,镇上居民至少卖出了四十笼当地特色小吃——豆腐包子。

还有一次,是去三台县郪江古镇。令人大开眼界的是,这郪江曾是春秋战国时期郪王国的都城,也是秦汉以来郪国的县治和三国蜀汉时期的郡治所在,元代时还做过四川的省府。那天,当地人热情地向上千名成都徒友开放了郪江汉墓,回蓉后,许多徒友都乐滋滋地向亲友推荐那个汉墓和附近的九龙古桥。这也算是双赢吧。

4 徒步环境得天独厚

2016年夏天,一名北京旅游作家来成都采风,临时被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拉去参加徒步。那天,60多名徒友在雅安望鱼镇下了车,穿过密林、河谷、竹丛、冈峦,去寻找山林深处的“海”。烈日下,他跟我们一样走得大汗淋漓,气喘吁吁,结果,根本没看到什么海子,只有一湾水质浑黄的池塘。古道上,绿苔厚重,人迹罕至,林木葱茏。那天,徒友们来回徒步16公里。北京朋友走得左脚打右脚,下山时还摔了一跤,直喊“好像死了一回”,这辈子都没流过这么多的汗。但后来,他还是觉得挺过瘾,尝试了很多健身体验,也看到了成都周边的好风景。他说还要来成都走一盘。

这位旅游作家近年来参加过南京、武汉、广州、长沙等地的徒步活动,在他看来,很多人都羡慕成都人这种开放式的健康休闲活动,“成都周边风景优美,地理形态丰富而有层次,任何一个历史文化遗迹都藏着好故事,交通也越来越方便,于是,许多民间户外健身活动才搞得这么丰富多彩,选择余地很大。很不简单的是,活动中安全工作也做得不错。成都真是一个特别适合搞徒步活动的城市,在全国都算是走在前面的。”他印象中,像“丁之队”“龙之队”这样坚持搞了十四五年、每次选好精品路线、拓展徒友历史文化视野的纯自助徒步团队,更是难能可贵。

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李贵平

原标题:踏遍青山 徒步爱好者的“自虐之路” 

[编辑:郭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