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成都  >  蓉城网评
民事诉讼实行强制先调之利弊分析
2018-01-09 15:04 来源:四川新闻网

“和为贵”系中国倡导的处世哲学。受此影响,相互包容、相互体谅成为受推崇的处世之道。这种指导思想也充分体现在我国立法与司法实践之中,《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二条规定:“当事人起诉到人民法院的民事纠纷,适宜调解的,先行调解,但当事人拒绝调解的除外。”最高人民法院对民事案件审理也多次强调要“调解优先,调判结合”。这与我国依法治国的整体要求是吻合的,与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倡导的和谐理念是契合的。在民商事案件中,主张先行调解,有其必要性。然而,任何事情不能矫枉过正,否则就会让程序公平公正受到歪曲,甚至被滥用。2017年7月笔者在成都代理民商事案件以来,凡到主城区法院一审立案,法院一律要求必须先走调解程序,且无论当事人是否同意,时间必须一个月,未经该程序一律不得进入诉讼程序。这种作法虽有好的一面,但实际操作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很有必要进行改进和调整。

一、民事诉讼先调程序有利方面

毋庸讳言,民事诉讼中诉前先行调解,无论从法治理念的传导,还是司法资源的控制,还是争议的有效解决,有诸多有利因素。笔者挑几个重要的方面做一分析。

1、先行调解符合法治与德治相结合的精神。我国宪法第五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依法治国,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坚持依法治国和以德治国相结合”。几千年来,以中国儒家为主导的“德治”思想在国家治理中具有重要的影响力。在要求依法治国的今天,中央仍然强调法律是成文的道德,道德是内心的法律。法治和德治不可分离、不可偏废,国家治理需要法律和道德协同发力。诉讼结案就是法治的充分体现,调解结案就是鼓励纠纷各方发扬传统美德,本着互谅互让的考虑来解决纠纷,化解矛盾,这就是德治的有力体现。因此,先行调解是与我国法治与德治相结合的精神高度合拍的。

2、先行调解有利于节约诉讼资源。诉前调解是在法院诉讼立案之前进行的,如果纠纷各方经调解达成解决问题的共识,签收了调解书,在诉前就结案了,那么就不需要法院立案、开庭以及后续的执行了,可以大大节约很多诉讼资源。

3、先行调解有利于止争息诉。诉讼中的先行调解是在法官或律师的主持下,由有争议的各方,对矛盾进行充分协商,以调解书确定权利和义务的一种解决问题的方式,对抗性没有诉讼强,且争议各方均有包容和让步,调解书一旦签订就生效,诉争各方容易接受调解的结果。不像诉讼可能经历多个审级,而矛盾争议仍然很大,诉争各方对立性很强,有时甚至引发矛盾激发,而最终结果都还无法让当事人接受。

二、民事诉讼强制先调的不利

民事诉讼强制先调有利因素还不止前面述及,然而从司法实践来看,这种方式存在一些问题。

1、强制先调缺乏普适性。民事诉讼中先行调解本有法可依,但前提是当事人自愿。如果当事人不同意调解,不必非要走先调程序。因为民事纠纷起诉到法院,情况千差万别,双方争议不大的,先行调解一般易让双方接受,也可能会有较好的调解效果;若争议各方分歧很大,争执激烈,且若涉及国字号当事人,他们都不能轻易对权利让步或义务承担作出承诺,即便强制先调也不会有什么效果,非走先调程序势必会拖延当事人的时间,还会使当事人失去最佳诉讼时机。因此,对所有民商事案件均适用先调程序既缺乏法律依据,又不具有普遍实用性。

2、强制先调提供了隐匿财产的机会。民商事案件到法院立案若一律必须先调,因无法院受理案件通知书,主张权利一方难以向全面查找义务方的财产线索,无法对义务方的财产依法采取限制措施。而义务方因得到权利方依法主张权利的信息,若有意赖债,就极有可能利用调解期转移、隐藏、分割其名下的财产,即便义务方承担了责任,也仅是一个义务主体而已。

3、强制先调可能增加主张权利的成本与难度。对当事人在诉前协商都难以解决的纠纷,强制先调一般都难促成各方达成解决问题的共识,难以达成调解协议。对这些案件,走先调程序反而让当事人跑冤枉路,多花应诉费用。同时,因凡立案必调,义务人有可能借机隐匿财产,而主张权利方又不能及时申请法院采取查封冻结措施,在后续维权中,反而让主张权利方不能有效获得义务方的财产信息,生效法律文书不能有效得以执行,反而让生效法律文书成为一纸空文。

4、强制先调易埋藏审判不公的风险。调解一般是在不公开、非程序的条件下进行的。调解结果有很大的伸缩性,相同或类似的案件而结果却可能完全迥异,而这些结果一般能从当事人自愿原则中获得合法性。这就为审判人员滥用权力提供了方便,极易导致“人情案”、“关系案”、地方保护主义等不良行为,从而引发审判不公的现象发生。诉讼程序中实行强制先调,也容易让部分当事人与调解人员事先确定有偏向性的调解方案而向另一方施压,而个别法律意识淡薄或法律专业素养不高的另一方极有可能在不情愿、重大误解的情况下接受,从而引发法律文书不公的现象发生。

5、强制先调引发个案缺乏社会效果。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凡法院生效的法律文书,他们都认为这是法院拿出来的,代表着司法机关的公信力和权威,而调解往往勿须查明案件事实,不需分清当事人之间的是非责任,不必严格按照法律条文做出判断,而只需按当事人合意作出调解书即可。这对一些社会反响强烈的案件,普通老百姓看不到期望的法律裁判结果,反而让他们觉得法律的天平有很大的倾斜性。

6、强制先调纠错缺乏有力支持。由于法院对诉前调解也下达调解书,就让人觉得诉前调解与诉讼调解没啥区别。假如诉前调解书确实存在法律或者事实方面的错误,又怎么纠错?假如出现调解书违法或者重大事实错误,只能启用审判监督程序纠错,而诉前调解能否可以启用监督程序纠错?诉前调解是案件还未进入正规诉讼法律程序的调解,一旦启用审判监督程序纠错,在法律上是否有支持的依据?这还有待探讨。

三、几点建议

针对部分法院对民商事案件实行强制先调的现象,笔者认为在力主通过调解提升结案率,通过调解更好息事宁人,通过调解倡导和谐的同时,应对该种做法的适当性、合理性与合法性进行重新认识与调整。

1、先行调解应符合法治精神。党的十九大提出了14个方面的治国方略,“坚持全面依法治国”是其中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社会层面的核心价值观。司法实践中,各级司法机关、法律工作参与者均应认真学习领会社会主义新时期的法治精神,推动与落实好社会层面的核心价值观,确保司法实践中实体与程序公平公正,在民事案件中尤其要首先注重程序的公平正义,先行调解应避免出现强人所难的法律现象反复出现。

2、先行调解应遵循自愿原则。我国民诉法对诉前与诉中的调解均强调要遵循自愿的原则。各级法院在《先行调解通知书》也明示“拒绝调解的,本院正式立案转为诉讼程序进行审理”,而部分法院在实际操作中却是要求必须接受先调程序,时间必须一个月,这与我国的法治精神,与具体法条完全相悖,与法院对外公开承诺完全不符,应立即进行纠偏。

3、调解率不宜设定过高。不少基层法院要求必须接受先调程序,除有法律规定的推动外,还有一个重要因素就是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考核调解率过严。没有考核,不利于推进工作,但若考核失去科学性、合理性、严谨性,那么考核指挥棒下的结果必定是扭曲的,违法的,也是有违社会公平正义的。

(四川明炬律师事务所  杨天武) 

[编辑:郭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