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地方频道-成都  >  即时快讯
白求恩式好医生陈旭军:我们这一行没有神童,只有老童
2017-09-07 16:35 来源:四川新闻网

陈旭军(右)在东帝汶国家医院与刚出生的婴儿在一起。

四川新闻网成都9月6日讯(记者 漆奇)近日,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收到了来自中国医师协会、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发来的邀请函,该院妇产科主任医师陈旭军女士入选首届“白求恩式好医生”候选人,也是四川省内唯一入选该奖项的医生。面对这份荣誉和邀请,从业32年,其中有11年时间都在国外进行医疗援助的陈旭军女士显得淡定从容,她说:“我们这一行需要坚持,需要不断的经验积累,这里没有神童,只有老童。”

“葡语很难,我们主要是学习临床上的用语。”2003年7月,40岁的陈旭军女士即将跟随医疗队前往东帝汶进行医疗援助,并与其他成员开始学习葡萄牙语,为出发做准备。2004年1月,我国首支援助东帝汶医疗队从成都出发,然而让陈旭军没有想到的是,她将把自己医生生涯中最宝贵十一年献给这个战乱动荡、满目苍夷、疾病肆虐、百废待兴的新生国家,也将收获当地小孩子亲切的称呼“妈咪陈”。

据悉,2014年东帝汶人口仅有80万,到2017年人口增至120万,在这十一年间共出生40余万人,而其中经陈旭军女士接生的就有2万人之多,占新增人口的5%,因而陈旭军女士也被誉为“东帝汶妈妈”。

陈旭军(左)在东帝汶国家医院妇产科内科抢救重危病人。

“在东帝汶平均每天要做4台手术左右,最高的时候一天要做8台。”陈旭军向四川新闻网记者介绍,东帝汶国家医院床位仅有200多个,妇产科床位只有70多个,然而每个月产科就有700多名病人,妇科有300多名病人,工作量十分惊人。在东帝汶国家医院期间,陈旭军和同事们没有夜班休息,也没有节假日,每天就只在医院和宿舍之间来回,同时,为了更好的与外国医生和病人交流,还要挤时间学习各类语言。

陈旭军告诉四川新闻网记者,在首次出发前,他们在国内学习的半年葡萄牙语,到了东帝汶后才发现几乎没有什么用,因为东帝汶这个国家的语言就是一个大杂烩,仅仅会葡语是远远不够的,于是在援外的业余期间,陈旭军又开始重拾英语,并自学葡语,西班牙语、德顿语、印尼语等等。

四川新闻网记者了解到,陈旭军原本赴东帝汶进行医疗援助只做一届,也就是两年多时间就可以回国,然而她在东帝汶国家医院优秀的表现,高超的专业技术,让东帝汶卫生部出面申请将她挽留了下来,第二届、第四届、第五届,直到现在的第六届,足足十一年的时间。今年1月,陈旭军才从东帝汶回国。

“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在国外,其实对我们医务人员来说都是一样的。”陈旭军说,虽然国外的环境更加陌生,但面对的病人都是一样的,医生治病救人的责任不会因为地域的变化而变化。而在此期间,唯一让陈旭军感到遗憾的是,自己女儿小升初、初升高、高升大学、大学考研究生,她都没能陪伴在女儿身边,“作为我们医务人员的家属,我相信他们能够理解我们的工作性质。”

陈旭军在东帝汶国家医院妇产科带教当地的学生。

援外11年期间,陈旭军先后三次被评为东帝汶“榜样医生”、“先进工作者”,东帝汶总统、卫生部部长亲自为其颁奖,2013年陈旭军还荣获“全国援外先进个人”。

 据悉,“白求恩式好医生”大型公益活动是由白求恩精神研究会和中国医师协会发起,“白求恩式好医生”候选人需是像白求恩那样坚定理想信念、对伤病员极端热忱、对技术精益求精、对工作极端负责的医疗一线医务人员。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副院长陈思表示,医疗行业是一个知识密集型的工作,要培养好的医务工作者,不能仅依靠钱财方面的奖励,更多的是要为其提供良好的发展平台和空间,并提供相应的进修渠道,这样才能让医务工作者认可医院,医院才能留住人才。 

[编辑:郭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