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周围的人都包养情人”是不是真的?
16年08月10日 来源:四川新闻网
0

    腐败干部忏悔:周围都包养情人,自己觉得没面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近日刊文批评有的领导干部非但不对腐败亚文化坚决抵制或避而远之,反而甘做其信徒。有人说,“发现身边有人给领导送钱后得到提拔,我也就跟着送了”,有人说,“看到有的领导干部一边大肆收受贿赂,一边还照升不误时,自己慢慢地也就放松了思想防线”,还有人说,“周围的人都包养情人,自己没有,就显得没面子”。 

    官员称“周围的人都包养情人”,是不是真的?当然有点夸张,领导干部不可能个个都包养情人,最起码,除了党纪国法、个人自律,还会受到家庭等多方因素的制约,不是你想包就能包。但想必大多数人都不否认,包养情人之类的丑陋现象在官场无疑是存在的,在有些地方或许还比较常见。一大证据就是,不少官员落马,纪委通报里都会出现作风方面的内容,除了“通奸”、“保持不正当男女关系”、“道德败坏”,还有“严重道德败坏”、“生活腐化”、“生活糜烂”等。措辞不同,问题的严重程度也有所区别。甚至有传言称,采取何种措辞,与官员玩弄女性的数量有关。  

    相对于部分官员包养情人,更可怕的是类似丑陋行为形成风气甚至成为一种现象,以至于让某些人有样学样、互相攀比,否则就会感到没有面子。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内,不仅意志薄弱者容易堕落,即便原本洁身自好者在长年累月的潜移默化之下,说不定也会产生动摇。更何况,你不识时务、自命清高,理所当然会成为其他人的潜在威胁。根据“劣币驱逐良币”、“坏人淘汰好人”的“潜规则”,“自命清高”者在“潜规则”占主导的地方还可能遭受排挤。由此形成的恶性循环,才是最值得关注和警惕的。  

    包括攀比包养情人在内的官场亚文化,其实也是柏杨先生痛批过的“酱缸文化”之一种。重庆市规划局原副局长梁晓琦受贿金额超过1589万元,于2008年底被一审判处死缓。他落马后表示“在房地产规划、开发领域中存在的‘潜规则’让我感到害怕”。很多贪腐者的堕落,当然缘于他们自己的贪婪和人性的弱点,但毋庸置疑的是,有一些人,起初并不愿或并不敢随意贪腐,只是在圈中混久了,潜移默化之下,胆子越来越大、手也越伸越长。甚至,也确实有一些人贪腐是“身不由己”——在无孔不入的行规和“潜规则”之下,谁又能轻易脱身呢?  

    某些贪官并非天生就是坏蛋,有的还一度是老百姓眼中的好官,是官员中能吃苦、有工作能力的典范。探寻他们令人扼腕叹息的蜕变轨迹,有两点最值得反思:一是官员本身缺乏足够的清廉意识和定力,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以至于经受不住诱惑,在金钱、美女和利益面前败下阵来;二是相关监督制约机制未能完全发挥作用。如果对官员的监督制约机制足够强大,他们或许就不会在堕落和贪腐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因此,在查处单个腐败案件的同时,还需要挖一挖其背后的根子,下大力气清除各种“有地方特色”的酱缸文化和“险恶环境”。只有这样,才能充分体现各级党委“旗帜鲜明地反对腐败”的决心,同时也能起到“更加科学有效地防治腐败”的作用。我们希望每一个政府官员都能拒腐蚀、永不沾,都能练就不坏金身,这既需要道德意志的力量,更需要制度和法治的力量。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